创巴仁波切 : 拆除自我游戏的唯一方法!

2024-06-29 12:12

摘自:创巴仁波切著《动中正念》

在穿过自我堡垒的外环后,我们要如何处理根本的二元执迷或基本的迷惘呢?
要回答这个问题,并不容易,要处理那种状况,也并不容易,但我会说,作为开始的最好方法就是去看穿我们生命中各种的自我欺瞒,而这可藉由在日常中修持动中正念来做到。
我们可以观察自己日常生活的行事作风和目的,譬如泡茶和煮蛋的方式、在街上行走的方式。不要以一种强烈的批判态度来观看,试图在犯错前先逮住自己。这里的观看是基于不受制约、无条件的正念,也就是非常确切地看见事物本来的样子。这就是穿透自我欺瞒的方法。
这一点或许看似有些模糊,你或许会想问:如何知道自己是否在用正确的方式观看自己,还是在欺骗自己。这个问题的答案是难以确定,甚至是完全无法确定的。此处没有一个所谓该做和不该做的事物清单。你或许能列出一个可接受与该拒绝的事物清单,但假使你抱持错误的态度来做那些事,则应该做的事就会变成不该做的事。这全都操之于己,端看我们的态度和行事的各种细节而定。
如果你非常精准地将碗盘放进洗碗机中清洗,但心中却极为愤恨或恼怒,那么这是该做、还是不该做的事呢?全都取决于你。有那种不是太清楚、相对的参照点,会让事情变得更有趣、更具启发性。由此观点来看,你不能只是依赖书上的文字,不论是这本书、或圣经、大藏经、古兰经或其他心灵成长的书。
我们要负起责任,并有更多个人的觉知。就发展正念和觉知而言,你没有不可违背的饮食教规、宗教戒条,尤其是没有任何可供遵循的行为准则作为绝对的保障。你单纯以你的基本明智努力而行。这要求甚高,但绝对可行。
不做正式的座上禅修而仅仅在行动中保持正念,也是不够的。这或许听起来有些教条或专制,但我认为事情的确应该如此。当座上禅修在生活中占有地位,并成为固定的修持、规律的训练时,生活里清明与神经质的对比会变得既清楚又明确。
由此看来,兼用座上禅修与座下禅修两种修持相辅相成,似乎是拆除自我游戏其根本核心的唯一方法。我希望鼓励大家的重点是:我们要有信心自己能够这么做。我们不能只是依赖处方,但这里唯一必要的处方即是禅坐,这是绝对不可或缺的。若无禅修,我们便无法减缓生活的速度感;若无禅修,我们纵使有意全心从事此道,却会用逻辑推理把自己逼疯。

 • 您的每一次转发• 

  • 都将点亮一盏心• 

文殊师利勇猛智  普贤慧行亦复然
我今回向诸善根  随彼一切常修学
三世诸佛所称叹  如是最胜诸大愿
我今回向诸善根  为得普贤殊胜行

上一篇: 没有了
下一篇: 信佛,你损失了什么,..
相关文章
全部评论